族群遺傳學 民族大融合 肖像畫的訊息 南方民族的融入 傳統審美觀的沒落 餘話

族群遺傳學
  經常翻閱畫冊,不期然地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:歷代仕女圖所畫的美女,全都是單眼皮,雙眼皮的一個也沒看到。
  這是為什麼?我開始思索。單眼皮是蒙古人種的特徵之一,其起因是由於上眼瞼的上方脂肪較多,形成一道褶襞,將上眼瞼蓋住。這樣看來,古代的漢人是「純系」的蒙古人種囉?
  但所謂「古代」,要看古到什麼時候。秦、漢以前,漢族的血統或許較純,這從出土的秦俑可以得到證明。秦俑臉寬、鼻扁,而且都有一雙單眼皮的鳳眼,正是典型的蒙古人種。但是到了晉室東渡之後,漢族的遺傳結構就不可能再像秦、漢時那麼「純粹」。西元四至六世紀(魏晉南北朝),北方的遊牧民族南侵(五胡亂華),結果入侵的異族大多被漢族同化,南下避難的漢族又同化了若干南方土著民族。燦爛的大唐文明,就是這次民族大融合的結果。
  根據族群遺傳學,如無重大外力干擾,在有限的時間內,族群的基因組成維持恆定。對漢族來說,魏晉南北朝的民族大融合正是「重大外力干擾」。「干擾」的結果,漢族的遺傳結構不可能不發生變化。
民族大融合
  這種變化可以從唐代壁畫及唐代雕塑看出端倪。壁畫和雕塑中都出現了凸鼻凹目的胡人,而且為數相當多。雙眼皮也出現了,但似乎未見出現在漢人臉上。雙眼皮仍未大量出現,可能和這些壁畫及雕塑全都存在於北方有關。當時北方還是中國的文化中心,而被北方漢族同化的匈奴、鮮卑等遊牧民族,應該都是相當「純粹」的蒙古人種。儘管北方漢族的遺傳結構變了,但就眼皮來說,蒙古人種特徵之一的單眼皮,似乎並未受到多少影響。傳世唐代仕女圖中的美女,人人都有一雙細長的鳳眼和單眼皮。這應是反映了當時體質人類學實況,而非僅僅出於審美的考量。
  類似魏晉南北朝的民族大融合,宋代再次發生。從南宋起,中國的文化中心遷移到長江流域。漢族的向南拓展,使得許多東南亞系統的民族融入漢族。同時,入侵北方的遼(契丹)、金(滿)等異族被漢族同化。大約從元朝起,南方土著大多皆已漢化,北方漢族已不再大量添加新血,南北各地漢族的遺傳結構基本已經定型。
  從民族學的角度看,與其將漢族視為一個民族,不如視為一個文化共同體。北京中國大百科出版社的一位維吾爾族朋友曾和我談過這個問題,他說:「什麼是漢族?從來沒人說清楚。在我看來,就是五十五個少數民族以外的亂七八糟的一大群。」他的說法雖然戲謔了一些,但也並非全無道理。漢族以共同的表意文字、儒家思想及「天下」觀念為凝聚力,將不同方言甚至血緣的族群牢固地凝聚在一起,而成為一個超大民族。在人類的歷史上,類似的例子十分罕見。
肖像畫的訊息
  宋代繪畫重視寫實,題材多樣,不避世俗。從宋代的人物畫中,應可窺見宋人的體質及形貌。大約從元朝起,文人畫家取代了職業畫家,成為畫壇主流。文人畫重視一己心靈感受,不重視所描繪對象是否形似。當文人畫橫掃畫壇的時候,只有肖像畫和民間廟牆畫未曾受到影響。雖然肖像畫家每每被視為畫匠,但上自朝廷、下至民間,都需要肖像畫家為人寫真、傳神。從歷代傳世肖像畫中,可以看出許多有趣的訊息。
  筆者曾隨手翻閱手邊的畫冊,發現在歷代帝后中,宋太祖(趙匡胤)是單眼皮,其弟宋太宗(趙光義)卻是雙眼皮;元世祖(忽必烈)是單眼皮,其皇后(徹伯爾)卻是雙眼皮;明太祖、馬皇后、明成祖是單眼皮,明宣宗卻是雙眼皮;清聖祖(康熙)、清世宗(雍正)是單眼皮,清高宗(乾隆)和他的貴妃慧賢卻是雙眼皮……。在歷代畫家中,宋徽宗、倪瓚(雲林)、惲壽平(南田)、金農(冬心)是單眼皮,沈周(石田)、徐渭(文長)、曾鯨(波臣)、陳洪綬(老蓮)、王時敏(煙客)是雙眼皮……。
  如果查閱更多的古人畫像,相信可以得出南、北的單、雙眼皮比例。要是和現今的比例相比較,或許可以得出一些有趣的訊息。以台灣來說,台灣人的遺傳結構顯然變了。1949年東渡的150萬軍民,不但為台灣帶來了新的文化,也改變了台灣人基因組成。這一歷史變局,為族群遺傳學和人類學、社會學提供了絕佳的研究材料。
南方民族的融入
  唐代以後的雙眼皮增多,可能和西域胡人(屬高加索人種)的混入和南方開發有關。唐代大批西域胡人來到中國,不可能不和漢人通婚。另一方面,南方的土著雖屬蒙古人種,但混有地中海人(屬高加索人種)、矮黑人的血統。過去他們分布至華南(甚至華中),隨著漢族向南拓展,有的被同化了,有的向南逃遷。從中南半島人、馬來西亞人及中國南方少數民放身上,應可看出華南原住民的原始形貌。
  寒舍附近有一處泰勞宿舍,下工時間隨時有大批男女泰國勞工在附近遊蕩。我曾刻意打量這些泰勞,他們大多有一雙滾圓的大眼睛及雙眼皮。泰族原來住在華南,於二至十世紀移居泰國。
  筆者曾到過內蒙草原牧區,接觸過尚未漢化的蒙族。我注意過這些被視為典型蒙古人種的蒙族,他們的確大多有一雙細長的鳳眼,也的確大多是單眼皮。從他們五官和樸直的神情,我不期然地想起了兩千多年前的秦俑。
  從秦俑清一色的單眼皮,到偶而出現雙眼皮的唐代壁畫和雕塑,到宋代以後肖像畫的雙眼皮增多,這些事實告訴我們:隨著民族融合,漢族的遺傳結構已一變再變,早就和以黃河流域為中心時不一樣了。
傳統審美觀的沒落
  儘管肖像畫中的男女人物有單眼皮也有雙眼皮,但歷代仕女圖中的美女,卻無所例外地都是單眼皮。這為什麼?道理很簡單:為人畫像,必須忠於事實,但繪製仕女圖卻無此限制,只要依照約定成俗的審美觀,就可以畫出自己心目中的美人。歷代的審美觀並非一成不變,如唐人崇尚穠艷豐肥,明、清崇尚纖弱輕柔,但唯一不變的是:對細長鳳眼和單眼皮的偏好。在繪畫中,從現存最古的一幅人物畫──東晉顧愷之的〈女史箴圖〉起,一直到清末民初,甚至到抗戰以前,對單眼皮和細長鳳眼的偏好從來沒有變過。
  仕女圖中千篇一律的單眼皮,在晉朝和唐朝可能出於寫實。當舉目所見,無論男女無不是單眼皮時,形諸丹青自然不可能出現雙眼皮,這就像西方畫家不會將西方人畫成單眼皮的道理是一樣的。然而,宋朝以後,將美人畫成單眼皮卻成為一種程式。程式的形成,或出於陳陳相因,或出於長期以北方為文化中心所形成的審美觀的制約。總之,在中國人的審美觀未被西方的審美觀凌越之前,中國人對於美人的認定是有自己的標準的。
  這種中國人的自家標準,大約在抗戰前後被徹底摧毀。去年(1996)年十月,我曾到中正藝廊參觀「百年版畫海報精品展」,從展出的「月份牌畫」中,大致可以看出中西易勢的過程。月份牌畫肇始於二十世紀初的上海,是一種參用西畫技法的仕女圖廣告畫。早期月份牌畫所畫的美女,體態較為纖弱,眼型以細長鳳眼、單眼皮居多。到了後期,體態普遍較為健美,眼型則以雙眼皮、大眼睛居多。轉變的軌跡清晰可尋。
  那天,我被一張賣陰丹士林布的月份牌畫吸引住,圖中穿天藍色陰丹士林旗袍的美女不是李麗華嗎?走近細看,果然是她。除了有她的簽名,還有她手書的一句廣告辭。我仔細打量她的眼睛,是單眼皮,不是雙眼皮。記憶中,李麗華從來就是雙眼皮,怎麼被畫成單眼皮?我明白了,這幅大約作於抗戰末期或勝利初期的月份牌畫,才是她的真面目啊! 中國人將單眼皮割成雙眼皮,象徵著傳統審美觀的沒落,也象徵著文化的沒落。占全球五分之一人口,以漢族為主體的中華民族,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走出由夏入夷的陰霾呢?
餘話
  這篇短文是用粗淺的觀察和常識寫的,除了翻閱過畫冊,未曾查閱過任何文獻。本來想查閱一下《紅樓夢》等古典文學名著,看看古人在描寫美女的眼睛時,會不會說明她是什麼樣的眼皮。或查閱一下歷代相書,看看相書上對單、雙眼皮有什麼說法。後來決定免了。本文既然以常識寫成,就乾脆常識到底。如有任何缺失,就請讀者不吝指教吧!
(原刊《科學月刊》1997年6月號)
寫信給作者

族群遺傳學 民族大融合 肖像畫的訊息 南方民族的融入 傳統審美觀的沒落 餘話